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二訪杜拜紀行 20160302 (非關旅行)

這天要來紀錄的,跟出外旅遊無關,
就是寫寫愛看書的暴走弟跟他活動超多的學校。

暴走弟愛看書是姊姊從小培養,
先是唸給他聽,再來是讓他自己看,
因此三歲左右,常常大人還沒睡醒,
他要是先醒了就會自己拿書起來安安靜靜地看。

姊姊買書也是不手軟,我也跟著受惠不少,
許多童書大人也很適合入手,
我常常拿著暴走弟的書看得津津有味。

姊姊一家住的杜拜公寓式飯店裡的客廳,
有一整排的書架都是暴走弟的童書:

裡頭中英皆有,台灣買來的,杜拜當地買的都有,
令我驚訝的是,這架上的書暴走弟幾乎都看過,
所以有些英文單字他認得我還不一定認得!

暴走弟在杜拜唸的是英國人開的國際學校,
老師也都是找英國籍來教學,
雖然只是幼稚園,但學校的活動可真不少!
三月第一個週四適逢英國的世界讀書日(World Book Day),
這裡要說明一下,其他國家大多公定是四月二十三日,
但有時會像英國為了避免與復活節假期相衝而改日期。

為了這個慶典,學校早早發了為期一週的活動"邀請"家長共襄盛舉:

3/5 請家長幫小朋友穿上一件舊衣服,前面寫上小朋友最愛的字彙,後面寫上該字彙的定義, 小朋友會在課堂上解釋這個字彙,老師會帶領小朋友在該日的活動裡活用這個字彙。
=> 我姊姊壓根忘了這回事,哈哈!

3/6 請小朋友捐出一本書來幫助學校成立圖書館。
=> 暴走弟嚷嚷著:我不要把我的書給人!!不知道最後究竟是哪本書犧牲了?

3/7 請家長這天讓小朋友穿睡衣去學校,老師會帶著他們在星光下聽讀一本書。
=>早上上課不用換制服,暴走弟這天很開心!

3/8 請家長跟小朋友一起在家挑一首童詩讓小朋友學會,該日會讓小朋友背誦,分享給其他小朋友聽。
=>姊姊之前在胡思二手書店買的Shel Silverstein童詩合輯>派上用場,他們一起選了一首:<<Alphabalance>>


T (Tea)和P (Pipi)的諧音,暴走弟果然記牢牢,
到了學校據說大獲好評!

3/9 請家長幫小朋友打扮成童書裡的角色,角色的選擇請看背面,各個年級有指定的童書作者,該作者的作品角色皆可以。
=>妙的是,姊姊家裡童書一堆,就是沒有指定的作家Ian Whybrow的書,
後來發現他有一系列的書是關於一個叫哈利的男孩跟它的恐龍。
姊姊很頭大,因為暴走弟很喜歡恐龍(僅次於車子?),上網做了一堆功課看如何可以幫暴走恐龍定裝,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說他要扮成哈利就好,
不是因為貼心,是因為哈利是男主角!(這麼小就知道主角威能!)
於是姊姊省事許多,就讓他穿成小男孩的樣子去學校。當天他放學也很開心,因為除了他跟另一個小朋友,其他小孩都裝成恐龍,能夠獨出一格的滋味總是較有滋味呀!

後記:
最強的是孩控姊夫後來還是因應學校另一個關於恐龍的活動,
幫暴走弟做了一個恐龍頭盔,想必暴走弟在班上是出盡鋒頭了!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二訪杜拜紀行 20170227 -20170228

這天覺得體力又恢復了些,
於是隻身搭了飯店免費接駁車到Dubai Mall,
其實這幾天杜拜有美食展,
車子經過展場停下的時候,我還有點衝動要不要直接買票進場,
但是摸摸腸胃,還是忍住了,畢竟上次吃完伊拉克餐廳,
當晚還是稍有不適。

Dubai Mall,對,就是有那個有哈里發塔,還有音樂水舞表演,
以及超大水族箱的那個。

認識我的都知道,我不是百貨愛買掛的,
會來這裡原是想找一間朋友說是京都過來開的咖啡店:  % arabica,
但我記錯名字,所以遍尋不著,哈哈!
總之無功而返,待著回程的接駁車回飯店,用健身房、Spa度過夜晚,
因為這兩個地方,我去的時段常常都沒什麼人,Spa有時更是一人包全場!

隔天下午,難得沒有下雨也沒有沙塵暴,
姊夫開著車帶著我們到飯店附近的海灘Al Mamzar Beach Park走走,
暴走弟看到沙子開心的都瘋了~
時值黃昏,大病初癒的我,也沒有踏水的打算,
海風襲襲出來,微微的涼意就讓我趕快躲進帳篷里。

海濱大道旁的路樹修剪得整整齊齊,
但可以看出一半被曬焦,一半還翠綠著!
許多當地人也趁太陽下山較不熱時,帶著小朋友來玩水。
只有北歐人,才會一大早就來這海邊曬太陽。

天色漸漸暗了,夕陽映照著穿著罩袍的婦女,風吹著她的罩衫,
身體的曲線隱隱約約透了出來,是很美的一幅景象。


總想著剩下在杜拜的日子裡,要自己騎腳踏車來看夕陽,
最終都因為懶蟲作祟而只能成為懸念。


二訪杜拜紀行 20170225

繼續來紀錄一下杜拜的旅行。
20-24之間,是病歪歪的時期,前兩天成天昏睡,也食不下厭,
總之,一種腸胃炎結合感冒的概念。
後面幾天雖然好了,但是痰咳不出來,躺下就會忍不住咳到坐起來,
魚是夜間根本無法睡,往往到了四、五點,
為了不被痰噎死,不得不半坐在沙發上睡。
還好有學過中醫的姊夫,適時把脈、針灸、放血跟按穴道,
不然搞不好整個月都沒戲唱了。

25號這天,雖然還不太有食欲,但是週末,
姊夫招待全家吃伊拉克餐廳 Samad Al Iraqi Restaurant
老闆從伊拉克北部的吉爾庫克(Kirkuk)起家,
因為大獲好評,又在首都巴格達(Baghdad)先後開了兩間分店,
第四間則在艾比爾(Erbil)。
而唯一不在伊拉克的第五間分店,是杜拜這裡。
下面的紙餐店都把分店地址寫上了,而上面的建築,
也就是我們所在的餐廳。

杜拜一般的用餐時間是八點,我們七點多抵達時,
就已經有八成滿,還未恢復元氣的我,放棄看菜單,
交由姊姊和姊夫全權處理,因此之後上來的菜色,
我也無法細說。

點餐完後,先上餐具,偏土耳其藍的大圓盤很氣派,
拿起來也頗有份量,很想打包一套帶走。

侍者手腳伶俐地上了附贈的蔬菜沙拉(蕃茄拌大黃瓜以及醃甜菜根)和阿拉伯大餅(好像魟魚,但這餅真的好吃,讓我很想包回台灣,不像烙餅那麼油膩,但很有嚼勁,咬起來也是齒頰留香!):



例湯是扁豆湯,裡面調味還加了點檸檬,喝起來就不會嫌膩:

姊姊笑說之前來客人多,出菜要好一陣子,
常常一邊等一邊吃這些招待的前菜就吃飽了,
這也難怪,因為大餅沾著扁豆湯也很順口,
大致上我這天晚上就靠大餅跟扁豆湯填飽肚子,
不是其他菜不好吃,而是我腸胃還無法接受太油膩的肉類。

美味的主菜上來,我腸胃無福消受,
當然還是貪嘴嚐了味道:

菜名不可考,但像水晶角一般的炸物裡頭包著羊絞肉跟薯泥,
很不錯!
 下面這道好像是雞肉Tikka香料飯,那個茄子很好吃!
綜合Kebab,羊肉、雞肉,蕃茄跟九層塔跟烤肉搭著吃,那股酸甜混著肉汁,就算是病人我也寧願抱著回去可能病情加重的危險多吞幾口!吃著吃著,總不免想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真是其來有自!


其實這間的招牌是伊拉克烤魚(Meskouf),把魚內臟清乾淨後,
剖半直火碳烤,這裡要價是每公斤72dhs,點菜時,可以叫半隻就好。
不過因為烤起來要半小時,我們帶著兩個餓了不能等,而且已經昏昏欲睡的小孩,不太適合點這道。
雖是隔著玻璃拍照,但也能感覺到熊熊烈火烘得臉熱呼呼的。




吃飽等結帳的時候,晃晃去看看甜點是什麼,
除了椰棗和甜點上灑得開心果碎我認得出來,
其他我不是很確定是什麼,
唯一能確定的,一定都很甜!




說到這裡,要在這提一個美食APP,
美國大多是用Yelp,台灣應該大多用Goggle(?),
而杜拜這裡,則多用Zomato,這家App是印度起家,
所以裡頭有許多印度美食推薦,據說較具參考價值!
老實說,杜拜的雷店很多,姊姊也是聽人推薦才用起這個App.

由於曾動過到國外工作的念頭,我還很認真點進它們徵才網頁,
可惜印度我不敢去,里斯本我葡文還沒學好,伊斯坦堡最近很動盪...
理由一堆,總歸地說,就是沒膽...
誰要去挑戰呢?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二訪杜拜紀行 20170219

來到杜拜第五天,還在調時差。
這天是週日,姊姊帶著我和暴走妹搭捷運來到Al Fahidi站,
站裡頭的燈飾讓人覺得杜拜連這裡也要奢華,真是錢太多沒地方灑!

這一站附近有一間Timberland Sun & Sand Sports,Factory Outlet,
去年我和爸爸在這裡各用約一千元台幣就帶了雙好鞋回家,
所以這次再來挖寶看看,然而直到我回台前,
折扣都還沒有打下來,運氣不佳~

Day to Day (類似像日本Donquijote 激安的殿堂),
可以買到便宜的生活用品、紀念品與伴手禮,
可是我每次進來都空手而回,
一來是我覺得質感不夠,再來是看到Made in China,就默默又放回去。

順著Day to Day那條路往下走,會來到連鎖超市Choithrams Al Rais,
我又發現了什麼呢?

Curry Chakka 

其實就是Jackfruit,台灣稱為波羅蜜
這裡可不便宜,除了當水果吃,印度料理還會用生的波羅蜜加到咖哩烹煮。

Paneer 豆腐起司

我第一次吃到這種味道溫和的起司,
是在竹北的印度餐廳 - 帕比絲.Bhabhi's印度香料餐廳
那裡老闆真心作料理的味道實在是真心不騙!
這年頭能堅持現點現做的餐廳不多囉!
吃後立馬找了食譜想自己作,
但在超市一下看到一大盤,還真是手癢癢!
只是當下姊姊冰箱爆滿,而這一盒也價格不斐,只好甘巴巴望著了。

Kokum Phool
包裝袋上打的是Kukam Phool,但我最後查到的是Kokum Phool,
由於杜拜移工很多,我想打錯字或者發音不同導致寫法不同也不意外。
乍看以為是乾香菇,其實是曬乾的山竹外殼,因為帶有酸味,
在印度某些地區的料理用來代替羅望子,使用在咖哩或其他菜餚中。
南印度也會加入扁豆湯來增強酸度。
食療的效用上,喝山竹殼乾泡的水能夠舒緩胃發炎和治感冒。













再來就是一整個貨架上琳瑯滿目的Masala,
看得我眼花撩亂,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只好先照下來,做好調查再另闢章節分享。

另外還逛到一整架的印度酥油 - Ghee,
每一罐的包裝漂亮都看到想買,
據姊姊的印度朋友推薦,據說RKG品牌還不錯。

然而,今日的主角,
是來找姊姊一直力薦的義大利冰淇淋品牌 - Siviero Maria,
看見一堆口味真叫人心猿意馬,先挑了一款開心果口味的,
然後姊姊又說London Dairy也不錯,我又挑了一款黑巧克力的小杯。
想說等試了喜歡,再來吃吃姊姊推薦的Siviero Maria Espresso口味。
然而,當晚吃完London Dairy,我隔天就開始病歪歪,完全起不了床了。(此事容後再敘)
而且越後面就發現London Dairy到處都有,
反而是Siviero Maria 的品牌只有在這裡看到,飲恨!


晚餐吃姊夫從公司帶回來的輕食,
微溫的印度咖哩角Samosa (圖片中三角形那個)讓人一口接一口。
而這也是我大病前的最後一次進食。


p.s路旁的公共電話,怎麼看都像是捕蠅草,
感覺人走進去,就會被包起來吃掉!


  • Choithrams Al Rais






  • Timberland Sun & Sand Sports,Factory Outlet

      Khalid Bin Al Waleed Rd - Dubai





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

二訪杜拜紀行 20170214-20170218

杜拜之所以能夠誘我二度拜訪,自然是因為那裡有著姊姊一家,
元宵過後的暖暖照慣例濕冷,一時興起去杜拜避個冬,
順便打個過境杜拜到歐洲近又便宜的算盤。

可惜這算盤只算對一半,離歐洲近,但卻不十分便宜。
阿聯酋的特價票,是限期一個月的票,我對歐洲未有充分規劃,
這次就老老實實地待在杜拜了。

上飛機前,姊姊就告訴我暴走弟興奮地在畫彩虹要送給我,
他滿心以為我去了就有人陪他一直玩一直玩,
誰知實情是:我有1/3的時間在生病, 1/3的時間在睡覺, 1/3的時間可以遊歷杜拜。

下機的那一天,剛好是暴走妹一歲生日,生日她過,蛋糕我們吃。


隔天是週四,這天暴走弟的學校校車一點就會將他送到家,以免遇上週末前的塞車,因為週五是回教的休息日,所以週五和週六等於是他們的週末,所以這週四自然就跟台灣的週五一樣,充滿了放假前夕的高昂情緒!

由於姊姊一家住的是公司有補助的五星級老牌飯店,我們推著暴走妹到樓下大廳接暴走弟,這一天通常姊姊會帶暴走弟去吃一樓麵包店Deli Bite的鮭魚Bagel,我也跟著點了份蔬菜潛艇堡,原本以為裡頭夾的是烤茄子,沒想到是巴掌大的香菇,搭著彩椒、蕃茄,麵包外皮烤的些微焦脆與鮮甜的蔬果相得益彰。不過這可不是貴婦的下午茶,兩個大人一邊吃著還要盯著暴走兄妹好好吃完一頓,杯盤狼藉是一定,但至少餵飽了兩隻小怪獸。(是誰說的,小孩子在一定的歲數前,跟動物無異阿!)

                               

週五的早上,姊夫帶著我和暴走弟去有機店- Organic Foods & Café採買,
超市一直是旅行&生活中的心頭好呀!
裡頭有著許多有趣的東西:
像是這個

Himalayan salt plate 喜馬拉雅山玫瑰鹽板
可以在檯面式瓦斯爐上加熱後,直接放上食材去烤,就不用再加鹽了。
上面還寫說可以冷凍後,自製冰淇淋
(網路上有找到說把鹽板凍兩小時再拿出冰箱,接著放上想吃的冰淇淋口味在鹽板上,滴上焦糖就可以用湯匙開挖來吃,我想是鹽可以增添冰淇淋的風味吧!)

若好好使用,據說這鹽板可以用上10年,而且屑屑還是可以拿來當鹽巴用!

礙著它的重量,我著實猶豫了好久,就這麼錯過當週末有購物八折優惠!
(該有機超市每個月有一週週末會打八折,另一週週末會打七五折)

Saffron 番紅花
當下沒有多想,其實應該一次敗多一點回來,不論是米蘭燉飯或是西班牙海鮮飯都用的上,不想太搞工,泡泡茶都可以活血!

Cayenne Pepper 
看起來像是紅椒粉,但又好像不是,回來在網路一查,才知道是幾內亞辣椒粉,常用於調製辣醬,據說也有人加入飲料(跟番紅花茶一樣有活血的用意嗎?)

Fatayer
外觀看起來像羅宋麵包裡頭塞肉,其實就是肉派(看了義大利文的Wiki說它是填餡的佛卡夏,哈哈!)。這是中東的肉派,可以塞肉,也可以塞起司或者是波菜餡,除了這種形狀,也有捏成像餃子或者是豆沙包般的三角錐狀。

Healthy Banana
這沒有什麼特別,只是覺得:『阿!原來香蕉泥可以跟燕麥片和著做成點心呀!』

Manakish
上面灑滿香草,看起來像是披薩。這是黎巴嫩的麵食,上面用的這混合香料叫Za'atar,包含了牛至、羅勒、百里香、鹽、芝麻,有時還會加上有酸味的鹽膚木(Sumac)。因為好奇,。因為好奇,買了一個,哪知又算錯一著,還沒吃到這個,過兩天就病倒,一病就是10天。而這塊餅就消失在其他人腹中了。

離開超市前,沾了暴走弟的光,到隔壁的咖啡店喝了咖啡以及吃了塊甜點,叫什麼也不清楚,姑且就稱為肉桂甜甜圈吧!

因為對鹽板念念不忘,隔天我又帶著暴走弟去晃了一次,但終究還是覺得自己沒有平台式瓦斯爐而放棄,而且暴走弟不若小時憨憨好掌控,一路喊著要這個要那個,我阻擋都來不及,只好匆匆結帳,打包暴走弟上車。
(還是要為暴走弟平反一下,沒有想睡覺的時候,暴走弟其實都很好溝通的,比起大多數的番孩,他是真的挺懂事了。)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垃圾堆中堆砌出來的黃金屋:La fuerza de la palabra 語言的力量 圖書館



José Alberto Gutiérrez是哥倫比亞的垃圾車司機,
由於波哥大(Bogotá)南邊的孩童沒有接觸書籍的機會,
他從垃圾堆中蒐集書籍,為他居住地區的貧困孩童堆砌出一座書本的黃金屋,
被扔掉的書籍大多來自波哥大的富人區。
José 對他初次在垃圾桶中發現書籍的那天仍記憶猶新,
那是一本列夫·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
也就是從這本書點燃了他心中的火苗,接著轉為烈焰後從未滅熄。
15年前,José 在家中成立了圖書館,
書籍幾乎佔據了屋子裡的每一寸。
『我和我的家人決定要好好利用家裡的空間,一樓作為孩童圖書室,之後變成社區的圖書館,
最後我們決定將圖書館命名為 - <語言的力量>。』他如此解釋。
算一算,José總共搶救了20,000餘本書,
他坦白:『雖然是那些人扔掉了不要的書,但老實說把書撿回來其實是不被允許的,不過我每天還是帶回50~60本書。』
這座圖書館每個週末開放,一位小小讀者說:『當圖書館開張的時候,我覺得好高興,因為我就可以到裡頭看書了,在我家裡是幾乎找不到書,但來到圖書館,就可以好好看書,學習新知。』
現在, José也將搶救的其他書籍送往哥倫比亞數百個村落,造福其他孩童。
『我只是單純地相信:我們不過是坐擁書籍和手無寸書這兩種人之間的橋樑。』
José的圖書館外頭擺著的黑板上引用了波赫士的詩句:<我心裡一直在暗暗設想/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滿滿正面能量的校閱女王

看來看去,果然還是日劇對味。
當然,美劇有其規模宏大之處,歐劇有其文化深遠之處(但有時候也過於誇張渲染),
然而,日劇,日劇還是最對我的脾胃。

看起<<校閱女王>>,一來是對出版相關的題材有興趣,再者是網路多推這部片,點下播放鍵之後,才發現女主身上滿滿的正能量是我所嚮往。

就像是上一間公司遇到的學妹,可能是本身個性使然,也可能是信仰的力量,總是對所有的事情全力以赴,常常讓我看到自己20歲出頭的身影。那是多麼相信努力就會有回報的樂觀,不會覺得一切努力都是白費。

也因此,明瞭這部劇受人歡迎的原因,
女主的有話直說,有夢就追,大大鼓舞了我,
在開了一瓶紅酒的暢飲之後,
突然很想告訴那個人,謝謝他之前的呵護,
也很想告訴後來出現的另一個人,我真的很欣賞他,即便他一點攻勢也沒有,
雖然我還是很沒用地,像無頭蒼蠅一樣在摸索自己前進的路,
但這部劇還是提醒了我所有經歷過的,都不會是白費。

我期許自己今後能夠再坦率一點,再不勉強自己一點,
再不繼續給自己設限,然後這樣的行動會帶我邁向怎樣的未來呢?
也許淪落到街友,也許就是這樣沉浸在書香與網路中一天過一天,
不管如何,嘗試作自己,反叛一下社會既定的規則,
反正,世界繼續暖化,冰山也在緩緩移動,活在當下就是當務之急了。

畢竟,『如果害怕失敗的風險,就什麼都做不成了。』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我也想買張機票<去買伊比利豬>

圖書館架上看見『伊比利豬』(Cerdo ibérico)的字樣, 晃進腦海第一個畫面就是閃著油花的伊比利火腿,玫瑰般的殷紅肉色,表面油脂像是肌膚上沁著的汗珠,如同看見酸梅自動自發地產生唾液,不由自主喉頭也嚥下了口水。談起初嚐伊比利豬火腿,是首次赴西班牙修讀西文,台北前房東的西班牙網友,作為地陪招待了我和姊姊品嚐當地下酒菜,初初只覺單吃稍鹹,但一杯紅酒下肚,紅酒單寧與鹹香油脂竟然是配合的天衣無縫,至此就再難停手。再後來,另一位西班牙友人Tere,教了我其實伊比利火腿是有等級之分,最好的,是只吃橡樹子的伊比利豬做成的火腿,稱作Bellota; 次之,是一半橡樹子,一半穀飼,則稱作Recebo*,而全穀飼,則是Cebo。辨識伊比利豬,還可以從黑色的蹄看出,所以西文也稱伊比利豬為Pata Negra (黑蹄),而白毛豬製的生火腿稱為Serrano,不同於黑毛的伊比利豬。還有,豬後腳做的火腿才叫做Jamón,而前腳因為肉較少,做成的火腿叫Paleta.


2014四色分級的標籤頒布後,已禁用Recebo此詞於產品標籤上,改為Cebo de campo.

<去買伊比利豬>的作者野地秩嘉,陰錯陽差從一介散文作家轉而成了肉販,事情的開端,他只覺得伊比利豬可以作為寫作題材,而開始安排伊比利豬採訪之旅,原本一切計畫都拍板論定,卻因為日本2010年爆發的口蹄疫,西班牙廠家為杜絕感染,故謝絕參觀。作者也並未因此氣餒,靈機一動,改口說要採買,終於突破廠家心房,進而能夠實地到西班牙一親伊比利豬芳澤。買到豬之後,還要想辦法做市場調查,以及如何研發產品跟包裝、定價,我想他事先一定從未預料到一個採訪的念頭會延伸出這樣截然不同的發展。但就如同他在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中,看見的哥雅畫作<<陷於流沙中的狗>>,因為頭已洗了一半,不得不奮力尋找出路。

[書中伊比利豬知識]

伊比利種的豬只在伊比利半島的中部以南才有。因為南部種植很多橡樹,可以提供伊比利豬吃的橡樹子。西元前3500年,伊比利豬的祖先是伊比利半島的野生豬,爾後野豬和各種豬交配,在15-17世紀的西班牙大航海時代,又和亞洲運來的豬混血,才有現今的伊比利豬。伊比利生火腿的由來是因為早先沒有冷藏技術,因此用鹽漬的方式脫水,將豬肉做成生火腿保存。

為了維持伊比利豬的品種,伊比利生產者協會對伊比利豬有如下定義:
  1. 限母豬為純伊比利種的豬。
  2. 種豬限伊比利種或杜洛克種(Duroc )。
  3. 唯有超過伊比利種的血統一半以上,才能稱為伊比利豬。

好奇多查了網上資訊,分享資料如下:
@同屬伊比利半島的葡萄牙也有產伊比利火腿,葡文:『presunto ibérico』,莫怪乎當初在Porto吃到時,覺得跟在西班牙吃到的滋味如此相近。

@泡沫火腿(burbuja del jamón),因為市場對伊比利肉品的需求供不應求,故放寬法律允許白毛豬也可以作為伊比利豬產品出售,因此市面上約有30%的產品號稱伊比利豬,但其實非正統的黑蹄伊比利豬製成。

@20144月西班牙通過法律,規定市售伊比利豬產品要綁上制定的分類標籤,基本上是將肉的品質依照品種純度、飲食與畜牧方式分級,而標籤從送進屠宰場開始,到銷售到市面都不可拆除。
黑:Jamón de Bellota 100% Ibérico 最頂級,為純種伊比利豬,僅吃橡實,放牧。
紅:Jamón de Bellota Ibérico 高級,有與杜洛克種交配生下的伊比利豬,僅吃橡實,放牧。
綠:Jamón de Cebo de Campo Ibérico 中級,吃飼料的伊比利豬,包含戶外圈養或放養。
白:Jamón de Cebo Ibérico一般,僅吃飼料,圈養。

上述紅、綠、白三色標籤,都要標明伊比利種的血統百分比,最低至少要有50%

它們也將分類用圖片清楚說明:
@另外,白毛豬的火腿Jamón serrano依熟成時間分成三級:
  • bodega 9-12
  • reserva 12-14
  • gran reserva 15月或以上

@與酒、橄欖油一樣,火腿也有D.O.P (Denominación de Origen Protegida) 『原產地保護標示』和I.G.P (Indicación Geográfica Protegida)『受保護的地理標誌』
『原產地保護標示』:生產、加工、製造過程都是採用公認和既定的程序,在指定的特定地理區
『受保護的地理標誌』:在生產、加工、準備中,至少有一個階段是在該地理區域內完成。

IbéricoDOP的,在下列等地:
Denominación de Origen Protegida Dehesa de Extremadura (Extremadura)
Denominación de Origen Protegida Jabugo (Huelva).
Serrano,則有1DOP,其他IGP在下列等地:
Indicación Geográfica Protegida Jamón de Trévelez (Granada).
Indicación Geográfica Protegida Jamón de Serón (Almería).

從網站http://www.jamonlovers.es/jamon/las-denominaciones-de-origen-e-indicaciones-geograficas-del-jamon/ 提供的圖表,怎麼感覺好像繞著邊境跑:(紅色箭頭是伊比利火腿,橘色箭頭是IGP -Serrano 火腿,黃色箭頭是DOP – Serrano 火腿。)

下次去到這些地方旅遊,一定要發憤圖吃!!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遇見<千面美食家>

千面美食家:一個美食評論家的喬裝祕密生活

Garlic and Sapphires:The secret life of a critic in disguise


作者: 露絲.賴舒爾
出版社:天下文化
  • 出版日期:2006/08/18


談論美食的書百百本,
這還是頭一次讀到一本讓我從頭咧嘴笑到尾的美食書籍。

Ruth Reichel初初接下紐約時報美食評論記者的工作,
替消費者審評餐廳的CP值,
還未上任,各餐廳已經對員工耳提面命要注意她上門時給予倍加禮遇,
Ruth為了能得到最真實的體驗,於是喬裝打扮成各種不同的人物去品嚐需要評比的餐廳,
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名字,身家背景也都各自迥異,
有趣的是,因應不同的打扮,她的談吐、個性也隨之改變,:

扮成金髮尤物時,她是萬人迷,享受眾人的注目禮,與酒吧偶遇的律師調情,後來律師邀她共餐,在她面前班門弄斧的點評菜色。(見<<金髮尤物克蘿愛>>)

扮成紅髮嬉皮時,全世界都願意跟友善隨和的她做朋友,上餐廳吃飯,鄰桌食客都忍不住要跟她攀談。(見<<人見人愛的布蘭妲>>)

扮成灰髮老婦時,縱使是花錢上餐館消費,前至櫃台,後至服務生,對她視若無睹,不屑一顧。(見<<隱形人貝蒂>>)

扮成銀髮亡母時,宛如被附身一般,擺出母親頤指氣使的氣燄,雖然實際上兩人個性南轅北轍,但經母親友人點醒,她才驚覺自己與母親竟然在小細節處有多麼相仿。(見<<跋扈老太太蜜麗安>>)

世人是她裝扮後的鏡子,外表顯現給人的觀感,皆投射在受到的對待,佛要金裝,人要衣裝,果然不假。

喬裝吃餐廳的經驗固然讓工作充滿樂趣,但最後她仍選擇卸下這職務,回歸自家廚房,為心愛的家人烹煮。

以下為她的著作,掃入我的待閱書單:

Books[edit]

  • Mmmmm: A Feastiary (cookbook), (1972)
  • Tender at the Bone: Growing Up at the Table (memoir) (1998) <天生嫩骨>
  • Comfort Me with Apples: More Adventures at the Table (memoir) (2001) <蘋果慰我心>
  • Garlic and Sapphires: The Secret Life of a Critic in Disguise (memoir) (2005)[5] <千面美食家>
  • The Gourmet Cookbook: More Than 1000 Recipes (2006)
  • Not Becoming My Mother: and Other Things She Taught Me Along the Way (2009)
  • Gourmet Today: More than 1000 All-New Recipes for the Contemporary Kitchen (2009)
  • For You, Mom. Finally. (2010; first published under the title Not Becoming My Mother)
  • Delicious! (novel) (2014)
  • My Kitchen Year: 136 Recipes That Saved My Life (2015)







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醉戀大閘蟹

為了慶祝屆滿36,也慶祝(又)即將迎來的自由生活,和大學好友C約好了去尋俠堂的雪莉酒品酒會。因為事先還安排了連逛兩家運動用品店的行程,這天可是時間緊湊,索性還是當機立斷搭了計程車,得以優雅地抵達品酒會。

C而言,是第二次造訪,算算,大概也是兩三年前的事了,我指著一箱有著精美酒標,一字排開的酒說:『還記得你和G的諾言嗎?若是我把自己嫁掉,別忘了當初說好的結婚禮物喔!還有你答應要穿的小禮服!』素來有女俠氣勢的女子漢C二話不說再次允諾。

尋俠堂的店舖並不大,座落在小巷間,外觀看來就像個小小的酒窖,猶記得初次到訪,我和C還摸錯入口,敲著後門請堂主幫我們開門,幾年下來,來過不下數次,現在從遠處就能夠辨識出門面。

這天的主題是<秋蟹與西班牙靈魂之酒Manzanilla>,初初見到這主題,抓到的第一個關鍵字就是Manzanilla,在西文指的是洋甘菊; 第一次帶著姊姊到安達魯西亞旅遊時,求學時期認識的西班牙媽媽Tere就再三囑咐我一定要試試一種叫Rebujito的酒,它是Manzanilla混著七喜或雪碧的雞尾酒,那時一試之後便不住心心念念,回台後幾次尋尋覓覓未果,甚至還買錯成義大利的洋甘菊Grappa,但其實這酒之所以叫Manzanilla,並非用洋甘菊作原料,而是因它帶有的香氣如同洋甘菊茶般的雅緻,香氣源自一種名叫Saccaromyces Rouxii的酵母。然而這名為Manzanilla的名字可不是適用於所有的雪利酒,翻譯-E解釋在雪莉酒產區,有個由三座城市組成的雪莉金三角區:Jerez e la Frontera (Jerez就是西文的雪莉酒)、El puerto de Santa Maria 以及Sanlúcar de Barrameda (南部的城市名稱怎麼都落落長,不知是不是整個西班牙同名城市太多,所以要在名字上特別再加註),唯獨有Sanlúcar de Barrameda生產的雪莉酒能被稱為Manzanilla,即使它的釀造方式與葡萄品種幾乎與Fino雪莉酒如出一轍,但就因為Sanlúcar de Barrameda離海近,有利酒花(Flor)蓬勃生長,因此風味較Fino更清爽,也挾帶更多海水的氣息,尾韻往往帶有鹹味。

參加品酒的人數約有20個,礙於場地,故座位分成了兩桌,一桌在店內,一桌在如酒窖般裝潢的狹長室內,投影的設備兩邊都有,辛苦了講師與翻譯兩頭奔波,老實說,幾杯下肚之後,基本上他們說什麼,大家也幾乎充耳不聞了。尤其是我們坐的地方就在廚師旁,才入座沒多久,已經聞到兩位廚娘正著手炒香櫻花蝦,蝦殼受熱後激發出的鹹香,心神立即勾走了一半。小E也深知箇中道理,搶著大夥還能集中精神之際,將雪莉酒的精髓一一說明,我也力持鎮定好好聽解說,暫且先用堂主招待的法國玫瑰酒潤潤喉,幾片法國片包沾油醋暫緩腹內饞蟲蠢動。

雪莉酒的陳年方式是個具有承先啟後的系統,雪莉酒桶依老到少的年份,由上往下排列,要調出新的雪莉酒就是取最新年份的酒部份比例混到最老年份的酒桶,然後依相同比例,從最老年份酒桶依序一層一層往下混合,最後最底層的酒桶也就是稱為Solera,承載了歷史的風味,也就是要裝瓶販售的雪利酒。

這日的品酒順序依照雪莉酒的陳年工序:預計成為雪莉酒的新酒Sobretablas(其實就是剛釀好的白酒)► 第4層(較陳年)與第2層(稍陳年)的Criadera Misericordia►生物陳年後完成的Manzanila►未過濾的en Rama,而搭配的下酒菜除了西式麵包與堅果,其他都是中式菜餚: 大閘蟹、嘉義雞肉飯、軟絲、烤山豬肉與香腸與前頭提過得櫻花蝦高麗菜。這也是另外一個吸引我參加的原因,畢竟飲食習慣仍偏台菜,能多認識一款百搭的酒,就也不用為尋覓西式食材而煞費苦心。



飲酒筆記:
Glass 1
未混合任何陳年酒的白酒Sobretablas,嚐起來有些青草味,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宛如兀自沉睡的蟲蛹,等待陳年之後羽化成蝶。

Glass 2
4層的Criadera,有著煙燻味。

Glass 3
2層的Criadera,入口就有海浪擊拍礁岩,撞擊出的鹹鹹海水味,也帶著撬開的牡蠣,殼裡依稀殘留的海水。[我對這杯印象最深,但也有可能這杯之後就茫了,重頭戲都不太記得。]

Glass 4
La Guita Manzanlla
從第一杯的白色,到成品已轉為稻黃色,鹹味也愈加鮮明。

Glass 5
La Guita en Rama

這杯跟是一杯基本上是一樣,只是差在這一杯是未經過濾的,因此風味上層次多元,海水鹹味外,加上礦物氣息。


吃貨筆記:
今日下酒菜,個人偏好香料烤山豬肉與雪莉酒搭配,應是山豬肉上的椒鹽與Manzanilla的鹹味相得益彰,軟絲與無毒蝦亦十分清甜,素來因為嫌棄撥蝦的冗活,而寧願跳過不吃的我,破天荒第撥了近10來尾,想來也是雙手早已沾了大閘蟹,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了。

談談大閘蟹吧,這吃蟹工程之浩大,席間人人只顧忙著與眼前的八肢蟹將苦戰,偶有中場休息就啜飲上一口Manzanilla,竟一時無暇對話,直到後來累了,技窮了,牙酸舌麻了,才又搭上幾句。
我是生平第一次吃這在台灣風靡了數十年的秋天聖品,今日一將那蟹黃沒入口裡,膏腴如海膽般的鮮甜在腦裡迸出璀璨煙火,對面坐著的大哥仰天喟嘆:『終於明白大閘蟹為何死得這麼慘?實在太好吃了!』我嘴裡忙著,但也忍不住逸出一句:『的確是死有餘辜!』我捧著那蟹足,千方百計要勾出那窩在殼內的紅白,小足應付完,還有大螯,不甚狼狽。不住想起蔡珠兒<饕餮書><<大閘蟹的美味神話>><雲吞城市><<蟹與蠔>>都提過大閘蟹,前者談起大閘蟹的消費在上海、港、台之間風水輪流,細數古代文人如何吃蟹的心法,後者比較起蟹蠔食者的高下,蟹是家常、是風雅、是唐詩、是熱鬧、是狼藉; 蠔是曖昧、是情慾,是歌劇、是靜謐、是優雅,然而我最為讚賞,則是後者作結:法國精神分析家Julia Kristeva 說『食物厭憎』是卑賤最基本最古老的形式,然而手持一隻大閘蟹,任誰都難以思量卑賤為何物,只求這蟹裡肥滿豐美。吻住最後一支枝節,如蜂取蜜,吸取那清甜蟹汁,最後飲盡杯中物,為我與大閘蟹的親密接觸作結。